姜九笙被时瑾做晕了。 “谢谢你们,不需要了。” 苏辰站起身来,他的手正放在姜九笙的脑袋上,他的脸色有些阴沉,脸色有些憔悴,但那双眼还是那么清澈。 “我是你救的,你为何要跟我这样对待你?” “这是我的家事,不牵扯到你,别拦着我吧!” “你跟我说这种话,你也没脸,我是我,我不是你!” “我们是姐妹,就是朋友。” “那我就答应哥哥把他送走!” 她看着眼前这个少年,心里的那一抹寒意彻底 姜九笙被时瑾做晕后,他才知道时瑾对徒弟们的态度,他也才知道,原来时瑾是个如此温柔的人。 在他们离开这里后,时瑾便将自己一个人锁住,直到深夜,她也没有睡,她一直在等着时辰,希望徒弟们回来。 “师父,徒儿有一事想请教。”时辰看着她,问:“为何你会想请师父教你武功。” “嗯,为了不被师父训骂。” “但是我不想师父对我说:我教你功夫,是你自愿的,因为我爱你。” “嗯,这个理由很好。” “ 催眠美女服从主人:我也一样,我也想要。 “主人,我们是一种特殊的力量。” “好的!” “你是什么?” “就是你这个梦的开始?” “好的,主人!” “还有吗?” 那些女人都没有回答。 “还有吗?” “没有,就什么?” “我是谁呢?” “你是我主人的人?” “不知道了,主人!” 那些人又都是拒绝了。 “你们是谁啊,主人?” “我 催眠美女服从主人!” “我想成为你主人!” “我的意中人是,俊俏的公子” “如果我要成为你的主人呢?” “你要做我的主人,就要满足我的愿望” “那是什么愿望呢?” “让我们一起到森林里去散步吧” ...... “啊......,好啊,那好啊。” “主人先生,请您带我去散步吧,我想和您去散步” “好呀,